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现代文学

第一百六十五章 赔礼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8 19:53编辑:本站原创阅读(6)

    第一百六十五章 赔礼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为,为什么?”陈顺之身体一抖,周元居然说要找刀砍了自己,甚至……不让他去文书阁。

    这不是砸了他的铁饭碗吗?那个位置的油水,简直就是香饽饽,就算跌粪坑里,也还能够飘出银子的香味。

    周提辖抓起饭桌上的酒杯,就直接砸向陈顺之的额头。

    “哎哟!”啪的一声,陈顺之痛呼一声,摸着额头,眼泪都快掉了下来,指间渗出了几缕鲜血。

    “周大哥,老弟做错什么了?”陈顺之委屈道。 周元恨铁不成钢地指着陈顺之,道:“今天去文书阁的林姓公子,是不是带着郡守大人的荐书去的?”“是!”陈顺之点点头道。 “呵呵!”周元站起身,讥笑地看了眼陈顺之,道:“我如果是你,现在就会立刻准备银子,然后寻个由头将你眼中那个贼难看的林公子请出来,然后赔礼道歉,说不定他开心了,我也就开心了……”嗡!此时此刻,陈顺之总算明白了过来,周元让他滚蛋的原因,居然是因为今天遇到的那个狠茬子。

    原来,对方没有托大,而且看样子周元对他还颇为忌惮。

    “老弟该怎么做?”陈顺之声音颤抖道。

    “刚才已经告诉你了,要不是这些年你小子做事靠谱,我才懒得趟这趟浑水,文书阁这段时间你先不要去,让你的那些弟兄,招待好他,等他从麻阳郡赴会归来,准备个一二万两银子,替他接风洗尘……”周元正视陈顺之道。 “一二万两?”咕咚!陈顺之身子一颤,吞了吞口水道:“我这些年攒下的全部家当……”周元冷笑道:“你也可以带着你的银子,从武陵郡消失,其实做个普通富家翁没什么不好的……”“二万两就二万两,老弟豁出去了!”陈顺之咬了咬牙,但随后却好奇林宇的来头了,用老管家递来的毛巾,敷在额头的伤口上,看向周元道:“周大哥,那姓林的到底什么来头?”“你如果这段时间的晚上,没有在女人的肚皮上耕耘,那就应该知道发生在方府的那件事。 ”周元鄙夷地看了眼陈顺之,道:“林公子如今是咱武陵城的风云人物,更得了钦天诏令,他让陈郡守成就了太乌行省总督的身份,让他的岳父成了当今的武陵郡郡守,来年他考取功名,就可以进宫面圣……”看着陈顺之双腿一哆嗦,瘫软在地,周元讥笑道:“你说他是什么来头?”“老弟惶恐啊!”陈顺之脸色吓的苍白无比,他这几天虽然在姑娘肚皮上翻滚,可还是知道文书阁学子讨论的话题。

    知道方府中的赘婿,是如今武陵郡的风云人物,更是身负皇恩的大才子。 可他哪里会想到,跟他不可能有交集的人,居然就被他给得罪了。 “知道惶恐还不滚下去准备,等着林宇抄你家?”周元恨不得一脚踹飞陈顺之。 猪一样的队友,差点让他也跟着栽了。

    林宇直接跟陈顺之说,让陈顺之去他府上找他,这是摆明是给他出了个难题。

    处理好了,日后大家继续快乐的做朋友,处理不好,就等着林宇那吸血鬼来吸他的血了。 “抄家?他,他又不是郡守大人,没那么狂吧?”陈顺之嘴角抽了抽。 “滚!”周元怒气上涌,再次拿起杯子猛地砸向陈顺之的脑袋。

    “啊!”陈顺之的额头又一个血淋淋的伤口浮现,痛呼一声,连忙捂着额头,颤抖着身体离开了周府。 无端遭受了血光之灾,陈顺之心里很憋屈,可却没有任何办法发泄,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之处,打碎牙也要往肚子里吞了。

    “身负皇恩,若我陈顺之能够追随在他左右,日后何愁不能升官发财?何须在这小小的武陵郡,当个小小的文书阁护卫?”小人物也有大理想,起码陈顺之从小就有个当大官的愿望,,三妻四妾,单日临幸妻室,双日宠幸几个小妾。

    ……夜幕下的星空,哪怕已经在冬季,天上依旧还悬挂这繁星点点。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林宇离开了文书阁,走在回郡守府的路上,看着天上的繁星与明月,脑海中响起了前世儿时,老院长跟他说的一个荒诞趣事。

    说不能指着月亮说坏话,否则的话会被割耳朵。 林宇起先并不相信,还真的偷偷地指着月亮嘀咕,谁知道第二天早上耳朵真的有血迹。

    虽然真发生过这么荒诞的事,但林宇仍觉得这只是迷信,可能那时候中耳炎犯了,不过从那以后也再也没试过。

    但看到圣文大陆的月亮美轮美奂,心里便想圣文大陆的月亮是不是也可以这么玩。

    “你这贼月亮,上辈子割过本公子的耳朵是不是你?是你的话就赶紧赔偿医药费……”林宇指着月亮笑着大骂了两句,便是心满意足的负手离开。

    回到郡守府后,林宇早早地洗漱完毕,吃了一脸害羞之色的小桃子送来的糕点,便早早的上床睡觉,看明天早上是否会有‘神迹’发生。 第二天一大早,林宇所在的郡守府内院,便传来了一声惶恐的尖叫声。

    郡守府的侍卫与小桃子,包括郡守方如松都纷纷去一探究竟,当他们感到林宇所在的内院后,便看到林宇捂着他的耳朵,一脸的呆滞坐在房间门槛上。 嘴里不断地念叨着:“真他娘的见鬼了这是……”小桃子红着眼睛,哽咽道:“昨晚姑爷的房间遭贼了,把姑爷都吓傻了……”方郡守转头对身旁腰悬长刀的护卫,道:“怎么回事?府中遭贼了你们居然不知道?都是吃干饭的不成?”狠狠地瞪了眼垂下脑袋的一众护卫,方郡守对坐在门槛上发呆的林宇道:“贼人伤到你了没?是何时遭贼的?”林宇抬头看了眼岳父大人方如松,随后松开了捂着耳朵的手,露出了略微红肿的耳垂,以及似乎被刀割了一刀所留下的血迹。

    林宇一脸懵逼,他没想到……圣文大陆的月亮也是这么歹毒,还真将他的耳朵割了一刀。

    上一篇:盘点全国10大最美味的平民小吃(组图)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