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现代文学

韩信之死刘邦是喜是忧?一半欢喜一半忧! 樊登读书会感受爱

发布时间:2019-06-21 08:31编辑:本站原创阅读(28)

    韩信之死刘邦是喜是忧?一半欢喜一半忧! 樊登读书会感受爱

      之死是喜是忧一半欢喜一半忧!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刘邦曾经无限感慨的说“夫运筹帷幄之中,之外,吾不如子房(,字子房);填国家,抚百姓,给饷馈(供给军饷),不绝粮道,吾不如;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 三者皆人杰,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者也。

    ”布衣出身的刘邦,自然有其独特的魅力,他的手下人才济济,能臣众多。

    然而,成功后的刘邦,却逐渐显露出政治家的冷酷无情,韩信,成为他最忌惮的第一人。   韩信是萧何举荐给刘邦的栋梁,韩信的仕途之路一直很坎坷,在项氏叔侄那儿得不到重用,投奔刘邦吧,也只做些小官,不是负责接待工作,就是负责后勤工作,这才有了萧何追韩信的故事。

    萧何,是韩信的伯乐,也是杀害韩信的阴谋人之一,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通过萧何的推荐,韩信得到刘邦的重用,任韩信为大将军,韩信熟谙兵法,自言用兵“多多益善”,随帮助刘邦占取关中。

    战争时,韩信平定了,又击败代、赵,降服,韩信发挥了其卓越的军事才能,百战百胜,纵横天下,无愧于一代战神,历史上的许多战术典故都源于韩信,诸如,、临晋设疑,夏阳偷渡、木罂渡军,背水为营、拔帜易帜、、等,其用兵之道,为历代兵家所推崇。

      楚汉之战,刘邦的实力根本不及,在这场以小博大的斗争中,韩信为刘邦的胜出立下。 期间,刘邦立韩信为齐王,其实,齐王之封是韩信自己争取来的,当时刘邦被楚军困在荥阳,危难之际,却接到韩信差使者送来的信件,提出要求让刘邦封他为代理齐王“齐伪诈多变,反覆之国也,南边楚,不为假王以镇之,其势不定。

    原为假王便。

    ”刘邦非常生气,大骂:“吾困于此,旦暮望若来佐我,乃欲自立为王!”  当时张良,劝解刘邦暂且息怒,不如先依了韩信“汉方不利,宁能禁信之王乎不如因而立,善遇之,使自为守。

    不然,变生。

    ”刘邦恍然大悟,选择隐忍,给韩信回信,还很豪爽的说“大丈夫定诸侯,即为真王耳,何以假为!”乃遣张良往立信为齐王,征其兵击楚,命韩信会师垓下,围歼楚军。 最终,天下归于汉。

      天子心,海底针,或许,正是韩信的这次邀封,在刘邦的心中留下阴影,不能释怀,这是他心里一直过不去的梗。

    韩信也为自己悲催的命运埋下祸根。   公元前202年,西汉伊始,内,,把酒言欢,刘邦宴请群臣,庆祝胜利。

    宝座之上的刘邦却心事重重,看着老部下们尽情放纵,任意所为,甚至无视他这个王的存在。

    刘邦突然意识到,战争的胜利并不能说明他已经得到天下了,距离至高无上的集权制度还需要一段距离,可能需要一段更艰辛更复杂的过程。

      以后,在全国推行郡县制,西汉也承袭了这种制度,但是,西汉在推行郡县制的同时又推行封国制,这种又称郡国制。 楚汉战争时,刘邦迫于形势,分封了八个异性王,分别是:,楚王韩信,赵王,淮南布,燕王臧荼,长沙王吴芮,燕王,韩王信,他们的封地丰厚,领地广袤,且握有重兵,可以说是西汉的国中之国,有“震主之威”,严重威胁着中央政权。

    这正是刘邦所担忧的。 为了保障政权,巩固自己的力量,刘邦自然不能放任这些王在外面掣肘,于是,刘邦开始向异发起攻击,消灭诸侯和建设国家同时进行中。

      在这些王之中,韩信是功高盖主,举足轻重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自然成为刘邦第一个对付的目标。

    早在楚汉之战时,韩信的谋士蒯通就曾经劝韩信自立为王“古语云:天与弗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 。 现在正是时候,将军若坐失良机,日后悔之晚矣。

    ”这些过往,增加了刘邦对韩信的猜忌,恰巧此时,有人上书告发韩信谋反,刘邦借机夺去了他的兵权,把他贬为淮阴侯。

    韩信,无限感伤“果若人言,‘;;敌国破,谋臣亡。 ’天下已定,我固当烹!”  韩信被贬为淮阴侯后,常常装病不参加朝见或跟随出行。

    陈豨造反,和韩信勾连。 为防止韩信叛乱,公元前196年,当时刘邦出征在外,与陈平,萧何合谋,把韩信诱骗到未央宫,诛杀之。

    未央宫,夜未央,庭燎之光,可以波澜不惊,也可以杀机重重。

      刘邦回来后得知韩信已死,一半欢喜一半忧伤,他问吕后,韩信临终前说了什么,吕后回答:“他说后悔没有听从蒯通的建议”。 刘邦随即命令抓获蒯通,蒯通招供说,十年前劝韩信自立为王,被韩信拒绝了,当时韩曰:“汉王遇我甚厚,载我以其车,衣我以其衣,食我以其食。

    吾闻之,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吾岂可以乡利倍义乎!”意思是说,汉王待我不薄,用他的坐驾让我乘,用他的锦衣让我穿,用他的饭菜招待我。 我听说,坐别人的车就要和他共患难,穿别人的衣服就要分担他的忧虑,别人帮你填饱肚子就要为他的事效死命,我又怎么可以见利忘义呢!  此时此刻,刘邦叹息,原来韩信没有背叛我啊。 韩信,这位中国军事思想“谋战”派的代表人物,被萧何誉为“国士无双”的军事天才,最后成为皇权统治下的牺牲品,其他的异姓王功臣,也都没有逃脱和韩信一样的命运。

    刘邦剪除了所有的异姓王,之后王国首脑都是同一家族里的人,在刘邦看来,血缘关系才是最值得信赖,最可靠的关系。

      历史上大一统的王朝,狼烟滚滚,烽火不休,能够有效地巩固中央集权,更好的管理帝国,是历代帝王,锲而不舍的研究命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上一篇:长江流域将迎来新一轮强降雨过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