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现代文学

我辞职了,记录自己当无业游民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9-06-20 19:28编辑:本站原创阅读(26)

    我辞职了,记录自己当无业游民的日子

      今天是父亲节,我也说说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是一位本分老实的农民,自打记事时起,他就一直在家种田,除了自己家的两三亩责任田,还承包别人的田。 那个年代,种田是非常辛苦的事情,纯粹的苦力活,基本上靠身体吃饭,从耕牛犁田开始,到播种、扯秧苗、插秧、除草、杀虫、割稻、脱粒、搬运、晾晒、去除瘪粒,几乎全部靠人力,肩扛手提……夏季赶上双抢季,更是忙得不可开交。

    除了种田,他也制作砖坯,尽可能多一点换取收入贴补家用。

    再后来,政府推广种植烤烟,我爸也做了尝试。

    但是,这却成了一块永远不愿提及的伤疤。 当初市场化没有现在这么自由,烤烟都是指定收购的。 那时邻县烤烟收购价格高,我爸爸铤而走险,找人用手扶拖拉机拉了一整车烤烟乘夜运往邻县想卖个好价钱,结果被关卡拦截,全部没收充公,一分钱都没有拿到!为这事,我妈跟我爸大吵一架,自此再没种过烤烟。   后来,我和弟弟慢慢大了,上了初中,仅靠着种田养猪的那点收入已经难以为继,父亲便走上了南下广州打工,成了一名进城务工的农民工,长期在建筑工地打零工,这一干就是十多年,直到前几年我们需要他过来帮忙照看小孩。

    在广州打工的日子他一般农忙季节和春节才回去,靠着省吃俭用积攒的微薄收入,家里盖了个平房、支持我读完了大学。   记忆中,父亲三次送我上学刻骨铭心。

    第一次,小学毕业,没考上县一中,后来经过父亲四处奔波,给我联系到隔壁乡的xx中学。 大概是初三的时候,有一次他跑来学校看我,这让我很是惊讶。

    因为,他一般是不来学校看我的,一则忙、二则没有必要。 原来是家里杀了猪,给我送点肉吃。

    记得那次他离开学校时,我站在校门口目送他离去,当时看着他瘦小的背影以及微瘸的步法,心里莫名地第一次伤感起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第二次,考上了省重点高中县一中,父亲送我去学校报到。 那天下了车,他扛着一只大木箱,一亲戚送的大木箱,走在我的前面,硕大的箱子和他瘦小的身材形成鲜明的对比,但是他却表现得浑身充满力气一样,昂首挺胸、步子异常坚定,因为他的儿子上了县一中就意味着半只脚已经踏入了大学殿堂。 父亲带着我去了他的一位表哥家,想着这位表哥在县城,以后我在县城读书,有这么一个亲戚在会方便点。 但是,他表哥不在家,表嫂连一杯水都不曾给我们倒过,就这样我们灰溜溜地直接去了学校。 高中三年,再不曾找过他们。

    就这两年,听说这位亲戚得了癌症,八十多岁的老母(也就是我父亲的姑妈)都没人照顾,我父亲为此打电话给他,他在电话里哭……第三次,则是父亲送我上大学。

    我高考填志愿,全部填了外省的高校,只想走得远远的,最后被华北某高校录取,距离老家隔了几个省份。

    父亲执意送我,打点行李,背起行囊,第一站去省城。

    到了省城去一个亲戚家过夜,为了省钱,父亲舍不得打的士,坚持要坐公共汽车。 其实,他晕车非常厉害,几乎是一上车就吐,吐得一塌糊涂那种。

    每搭乘一次汽车,他就像生了一场病一样。 打的士虽然贵点,但是对他来说会舒服点,至少晕车的时间能缩短一点。

    结果呢?在公共汽车上口袋里的几十块零钱全部被扒手偷走了……几经辗转,我们提前半天到了大学,那天夜里为了省钱,我们在校园操场的一个凉亭下过的夜,北方昼夜温差大、蚊子又多,父亲不是给我披上厚点的衣服,为我驱赶蚊虫。

    第二天协助我办完报到手续后当天就踏上了归途。 校门口,我目送他上了公共汽车,一转身已是泪眼婆娑。

      受父母的影响,我和弟弟从小就养成了独立的生活习惯。

    后来我们兄弟俩工作、结婚、买房、买车,再没花过父母一分钱、没有让父母操过一点心。   前几年,父亲突然大病一场。 那时他单独留在老家照顾爷爷,有一天晚上打电话给他,拨通了N次却一直没人接听。

    第二天早上继续打,好不容易他接了电话,却听不清他说什么,只是感觉他说话有气没力、软绵绵的,气若游丝,明显身体非常脆弱。 问他怎么回事,只依稀听到“我听不清呀……”我一下子就急了,赶紧打电话给邻居、跟我婶婶等人,向他们了解情况。 我婶婶探望后告诉我,说是我爸病了,病得还挺严重,卧床不起呢。 我妈当时在我这边带小孩,一听就哭了。 我马上联系我在省城的弟弟,叫他赶紧回老家接父亲去看医生。 我则赶紧买了高铁票从广州赶去某省城跟他们会合。 我至今清晰地记得那次在我弟弟家见到父亲的情景:推开门,他跟着我弟弟从外面走进来,黑黑的脸庞瘦削了一整圈,双眼暗淡无光,微微弓着背,走路左右摇摆不稳,说话沙哑,反应迟钝……好歹思路还清晰。 带他去医院检查,候诊的时候,他站着打盹,找个地方给他坐着还是打盹,看他这样子,当时我和弟弟非常担心是脑溢血或脑血栓。

    如果真是这样,以后不但不能照顾爷爷了,他自己也需要我们的照顾了。

    想到这些,我们家人心都凉了半截。

    后来医院的体检报告给了我们惊喜,医生说没事,说病人身体虚弱乃操劳过度以及营养贫乏所致,让他好生静养。

    后来在我弟家休息半个月,在我家休息半个月,果然痊愈了,感谢上苍!关于这次突然生病,也有人说是中邪了。 生病前我父亲的一位姑妈去世,下葬时他话多了点,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于是,很多人说跟这个有关。 没有科学依据,我且当是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就是我的父亲,撷取些许生活片段作为记录。 借父亲节表达对父亲的感激之情,祝他身体安康、生活快乐!现在的我,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我对孩子们的严格要求,目前他们还体会不到。 在他们的眼里,我是一个很凶的父亲。 一样十年二十年以后,你们眼中的父亲会是一个好父亲!。

    上一篇:躲进耳朵的助听器Nanoplug面世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