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现代文学

一声鸣叫,百般烦恼(散文)

发布时间:2019-08-11 15:10编辑:本站原创阅读(200)

    一声鸣叫,百般烦恼(散文)

    进入夏季,人便变得烦躁起来了。

    尤其是像我这样的,不惧寒霜,却怕酷暑的人,真的有度日如年的感觉了。

    咯咯咯,咯!天还未亮,睡梦中,却被一串串的鸡鸣声给叫醒了。

    年少时,读过一代伟人毛泽东的词:长夜难明赤县天,百年魔怪舞翩跹,人民五亿不团圆。

    一唱雄鸡天下白,万方乐奏有于阗,诗人兴会更无前。

    这是诗人借用公鸡报晓的故事,说天亮了,说人民解放了。 喜悦、豪迈之情溢于言表。 自古以来,报晓的都是公鸡。 大公鸡,红冠灿灿,雄性勃勃。

    放开喉咙,引吭高歌,震天憾地,不仅给人带来了新的一天,更多的是给人鼓舞和希望。 今日,我听到的则是母鸡的鸣声。 虽有急急的雀跃,却没有赳赳地感觉。

    我不明白,司晨的工作,什么时候交给母鸡了!更叫人不能理解,这里是住宅小区,是富有时代气息的大都市,怎么会有鸡鸣犬吠呢?其实,不用问人,这个事就发生在我们小区,且还是我们这个单元。 住在二楼的那户人家,俩夫妻、一个儿子。 男人快六十了吧,自称是知识分子。

    可是,我总觉得那人酸酸的,成天的东瞅、西瞅,买菜、做饭,看不到他还有其它的什么工作。 女人呢,恰恰相反,除了早晚在门前的翡翠湖散步,根本没看见做过任何事情。 一楼门厅的顶上有个平台,正好在一二楼之间,有窗户与楼道相连,是为采光、透气留的。

    那男人呢,见缝插针,先是在上面养花,接着种菜。

    现在到好,干脆养鸡,当养鸡场了。 养花,无论养啥样的花,都是环保的,到也没什么大碍。 种菜吧,也依然是绿色的,只要别在上面施用人畜的粪便,将气味弄得太难闻,大家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去吧。 古人说: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真是一点不假。

    养花、种菜,似乎不过瘾,改养鸡了。

    不佩服他的认真和耐力,还真的不行。 平台上并不平,是不均等的几个凹槽。 他先是背了很多土上去,填平了凹槽,弄成了名副其实的平台。 使养花、种菜、养鸡才有了可能。 窗户距离楼道地面有一米多高,上下很困难。 人家有办法,制做了一个小木梯子,靠上,上下也就方便了。

    养鸡,原本不是坏事。 只是这鸡呀,除了会下蛋,还会叫,还要拉便便,把楼道清洁安宁的氛围给彻底打破了。

    他可能也有一些感觉,便使劲地泼撤花露水,似要改变气味。 可是,花露水与鸡粪的味道搅和在一起,却更加难闻,简直令人作呕。

    二楼,他家对门的那一户,应是直接的受害者,却因为接受了人家许多的小恩小惠,嘴巴被堵住了,开不了口,就在门口点上蚊香,成天熏着,意欲让开门、关门之间的难闻有所改变。 一个楼道的人,都有感觉,却都碍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情面,而没有做出任何的表示,都寄希望于他能自觉,主动地撤去。

    然而,他会自觉吗?似乎是看不到结果的。 每天,上楼下楼的人,走到他的鸡场时,都要屏住呼吸,三步并作两步的赶过去。 不看他的鸡,不说一句话,不做瞬间的停留,其目的应是再明白不过了。

    可他呢?就是装着,挺着,熟视无睹。 更有甚者,每天早上,他还将几只母鸡放到一个纸箱子里,抱到楼下的草坪上放风,待鸡们玩好了,吃饱了,再放到箱子里抱回去。 他的这些动作,谁都看见,谁都没说什么。 他越发有精神,有情趣,有收获,似乎这里就真的成了他家的一亩三分地了。 我和太太都是退休人员,几乎天天都呆在家里。 关起门来,外面的世界再浮躁、再烦杂,都可以不管不闻。

    可是,上下的空间隔不断鸡粪的味道,也掩不住鸡鸣的声音,实在让人无法忍受。 然而,人家不自觉,我们……按道理,这事物业该管一管吧。 可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呢,物业的人常常从此经过,保洁人员也来扫楼梯,不会看不见吧,却装聋作哑,无人问津。

    难道真应了那句民不举,官不理的古语了!呵呵,说起物业,这故事可就真的不好说了。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城市里大大小小的住宅小区都交给私营的物业管理公司打理了。

    看起来,是社会化、市场化、商业化发展的必然产物。

    不仅繁荣了市场,还增加了就业,是一举多得的好事情。 可是,商业运作,得按经济规律办事。

    没有利益,物业公司以及物业公司的老板,是不会心甘情愿为人民服务的。

    物业公司管理小区,物业管理费是其主要的收入来源。

    问题是,开发商将小区建成后交给物业公司,开发商的任务就完成了,而且建设工程的保质期也是有明文规定的,超过了保质期限,也就不再是他们的事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区的各项设施有老化,也有损坏,需要投入一定的维修费用。 这项费用从哪来呢?一是房屋的维修基金,还有就是从物业费中拿出一部分。

    维修基金是政府统一收取、管理的。 要使用,其项目严格,手续复杂,不好办。 物业费收到物业公司的账上,就等于进入了老板的口袋,除了发给保安、保洁等人员的工资,想多掏出一些来,比登天还难。

    现如今,只要稍稍留意一下,就会发现许多问题。

    大多数小区的保安、保洁人员,都是六十岁以上的退了休的老头、老太太。

    为什么呢?不关注,你一定不知道。 原来,物业公司使用这类人员,工资待遇可以低些,关键是不需要买五险,是最节约的员工。

    由于这些人年龄大了,工作质量就不好说了。

    尤其是保安,夜间应有流动、巡检的职责,可他们行吗?所以,业主们的安全状况堪忧。 很多小区入住时,道路、绿化、环境等硬件设施都不错。

    可是,两三年下来,道路损坏了,到处都是坑,甚至崩塌。 绿化带的草坪成了泥沼,树木已成无序枯荒的惨象。

    景观湖,要么没水了,长年底朝天;要么,一湖污浊,鱼死绝了,荷莲也早已不见了踪影。

    湖边的栈道、栈桥,木条腐了,铁梁断了,成了险道、危桥。 甚至,消防设施坏了,不起作用了,也都无人关注。 最糟糕的是小区内的车子,出不去、进不来。 每天晚上,业主们都为车位争吵,甚至大打出手。 打眼一看,无处可以停车,又处处都是车,混乱不堪,隐患不断。 静下来一想,这样的环境,他养几只鸡,真的不足为奇。 就是养猪、养羊,又怎么样呢?即便,我很烦,很生气,能怪谁呢?真的,不怪他。

    怪我,怪我为什么非要住在这里呢!2019年7月8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上一篇:银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总结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