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现代文学

第617章 劝降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9 15:47编辑:本站原创阅读(47)

    第617章 劝降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略做休整,高拟真型战斗机器人所扮演的将领便将手一挥,下达了攻城命令。

    开始依旧是大炮轰城,坦克轰门。

    原因?很简单,要让秦军看到秦韩两国之间的差距!是那种普通军民和器械间的差距,而非是高拟真型战斗机器人表现出来的那种科技代差的碾压。

    虽然那样可以极大的减少伤亡,高效的完成破城,但在征服感上面,缺失的会很严重,让秦军有种,你们要是没高拟真型战斗机器人托底,也不外如是的想法。

    尽管,用坦克、野战炮什么的情况也差不多,但不是有着公输家的机关兽存在吗?反到不会让人产生那种想法,有种自己确实战败了的真实感。

    炮声隆隆,如雷鸣般不停的轰击着咸阳城的城墙,将城墙上的青砖块块炸裂,迸溅出大量的缺口,造成大量的伤亡,让秦军抬不起头来。

    而且持续的非常久,久到好似没有尽头,永远不会结束一样。 就在这种情况下,咸阳城的一侧城墙被轰塌,暴露出了城墙后面的咸阳街景。 然而这时的韩军轰击却依旧没有停,继续扩大规模,向着还未坍塌的城墙及城墙附近的街道建筑轰了过去。 已经吃过临潼城的亏,韩军可不会再在同一件事情上栽上两次。

    然后一具高拟真型战斗机器人从队伍中飞出,开启全息投影,向着城中的咸阳宫飞射而去。

    他将代表幕后的钟图对秦王政及秦国进行劝降。 否则就算打下了咸阳,还有其他地方的老秦兵存在,需要一一蚕食。

    那种状态,实在不是他想见到的。 须臾之后,有着钟图意志的高拟真型战斗机器人替身降临到了秦王宫内,稍做游走,就找到了此时已经大权在握,彻底获得秦王权威的赢政。 此时,他正独自一人端坐在秦王大殿内,听着咸阳城里响彻的炮声,沉默无言。 “看起来你很冷静。

    ”有着钟图意志的高拟真型战斗机器人显出身形,望着大殿里端跪坐的秦王政淡声说道。 “你也是来刺杀朕的。

    ”秦王政抬了抬眼皮,看向下方的高拟真型战斗机器人平静道。

    “不,我是来劝降的。 ”钟图摇摇头,否决道。

    “你认为寡人是那种贪生怕死,为了留得性命,可以抛却国家的人吗。 ”秦王政冷哼,一脸不屑的反问道。

    “但俗话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何况,你就忍心看看城中那数十万老秦人因为你的固执,与你一同殉国吗?只怕,你秦国的历代先王会哭泣呦。

    ”钟图轻笑道。 “生为秦人,死为秦鬼。

    国家都已不存,民安在之?”“你这是在强行把你自己的思想附加到国民身上。 ”“朕为秦王,外边秦民士卒皆为朕之子民,理当奉尊上意,执而行之。

    ”“霸王之道吗……难怪你秦合六国之后,只有二世既亡。 想来应该和你的这种霸道不无关系。

    ”钟图仔细打量了一眼一副眉清目秀模样的秦王赢政,晒笑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王政皱眉道。 秦合六国,二世而亡?这难道是所谓的未来?“就是你想到的那个意思。

    如果没有我的出现,你会在十二年后完成扫清六国,统一中原的伟业,成为既三皇五帝之后,中原之中的第一位皇帝,号秦始皇!颁布了诸如书同文、车同轨,度同量等持续影响华夏大地两千多年的重要制度,为未来中原及中国地区成为世界强大文明立下了坚实的基础。 ”“只是可惜啊,六国余孽做乱,加之你的霸道思想,并没有正确的引导和疏导国内的矛盾,致使你在南巡路上病死、或者说被毒死之后,国家直接亡在了胡亥和赵高及外敌项籍的手里,致使天下重新崩乱达数十年,直到刘邦立汉,才复又重平。 ”“哦,对了,那个刘邦现在应该也在你的手下当官,好象是个什么亭长。

    有没有很感慨,自己辛苦建立的国家,最后竟成了别人的东西,是不是很讽刺?”钟图一脸挪谕的轻笑道。

    “那你又是何人?”秦王政面容阴晴不定的变化了两下,再次沉声问道。 他现在很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个阻碍了自己将来伟业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还有,他说的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只不过在心底里,他已经隐隐有些相信了钟图的话语。 毕竟现在是人为刀俎、他为鱼肉的情况,钟图没理由再花时间再花心思用假话来忽悠他。 好玩吗?高拟真型战斗机器人的面容变幻,最后定格在钟图的面容上,冲着上方眼神微变的秦王政说道“本人钟图,一位于你来说的后世来客。

    ”“朕到是没想到,竟然是韩国的荣阳君当面。 后世之人吗……那么说来,不论是朕眼前所见的这具替身傀儡,还是外边那无往不利的机关利器都是后世之物喽?”秦王政眼光一闪,不由得恍然道。

    可惜,钟图是后世之人,要不然他还真想和钟图攀下亲戚。 毕竟钟姓的起源之一就是出自赢姓,皆为伯益之后,只是前者继承始姓,后者是继承国名——钟离,再改的姓氏。 真要论起来,其实和赢姓赵氏是一样的。 只是赵氏比较强大,国盛族旺,加之与秦也偶有联姻,所以两国血脉还近,而钟离国在春秋时期就已被灭,国人都散布在魏国当中,血脉疏远,已经很难再论到宗脉了而已。 “是的。 ”钟图没有矫情,点头成人道。

    “寡人有些好奇,不知你是如何穿梭时空,自后世出现在这个时代,又是如何将后世之物给带过来的。 ”秦王政再次开口询问道。 “那就复杂了,只怕解释起来,没有个两三天根本就不可能说的清楚,我们大可在事情结束之后再来谈论。

    先说现在,秦王,可愿降否。 ”钟图笑笑,将眼看着有要跑远的话题重新拉回了正轨道。 “在此之前,还请你回答寡人最后一个问题。 ”秦王沉默片刻,再次说道。

    “请说。 ”钟图示意道。

    “既然你知道寡人有一统六合,称皇建帝之姿,为何还会降临韩国,宁可花大经历提携韩国,也不来秦国帮助寡人?”秦王政直视着钟图的双眼,沉声质问道。

    上一篇:报考国学在职研究生对于报考人员的英语水平要求高吗 传统节日资料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