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现代文学

看老片沦陷于平庸时光里的《西西里美丽传说》

发布时间:2019-05-15 20:33编辑:本站原创阅读(42)

    沦陷于平庸时光里的《西西里美丽传说》青春是种易燃物品当我们年少,快乐如此的简单。 一辆用半旧零件拼凑起来的单车,使一个十三岁少年的心象西西里海岸那些欢快的海欧一样飞翔,天空湛蓝而纯净。 墨索里尼宣战的声音在天空下、在阳光的阴影里满城回荡,少年雷纳多和他的单车飞驰着把领袖的巨幅画像抛在脑后。

    去他妈的二次大战!去他妈的墨索里尼!在少年的心里,一辆二手单车比称雄世界更有快乐的质感。 那是期待成长的质感。

    然而更让少年迫切地期待成长的不是单车,而是玛莲娜。

    初次拥有单车的狂喜心脏很快被初次见到玛莲娜的梦靥般的冷艳所凝固,那个如诗般旖旎曲线的少妇从湛蓝海滨的天空下摇曳着别样的风情款款走来,清晰的空气里涂抹着含糊不清的热风。

    长统丝袜扣带在裙裾上凸出的痕迹随着摇曳的风和修长的腿隐约着,少年的脑袋被某种易燃易爆品猛然轰掉。

    从此神魂颠倒,提速撞进青春期。

    而这个故事也在湛蓝的背景里进入到玛莲娜色彩时段。 有一种纯真岁月叫燥动的青春期,少年雷纳多曾经有过,导演托那托雷也曾经有过,我们也同样有过,少年雷纳多骚动的心跳从画面里荡漾开来,洞穿我们称之为往昔的一些似曾相识的模棱的时光。 遍地流氓从玛莲娜出现在故事的画面开始,故事的荷尔蒙分泌量升高,雷纳多和他的小镇青春期临床表征暴发。 当一具叫做玛莲娜的美艳躯体从小镇的一头移动到小镇的另一头,全镇人民青春或者非青春的目光被这具躯体魇住,从画面里,我们可以很具象的感受到无数目光对着这具躯体上下其手。

    绅士或非绅士们满眼暧昧,更满怀惊叹;淑女或非淑女或正派妇女们满眼妒忌,更满腔莫名的仇怨;而少年雷纳们,则用他们的单车和意淫追逐着玛莲娜,也被玛莲娜的美艳追杀直达梦里。

    我试图想象我在雷纳多这个年纪的时候我们的青春场景,于是感慨我们年少时期的人文坏境何等之恶劣。 我完全想象得到在我们的那个年代,以上人类自然情绪张扬的画面一定会得到人民群众正义的评语:流氓!玛莲娜的身材和着装很流氓,青春期雷纳多的表现很流氓,西西里人民群众的表现很流氓,全世界人民群众都很流氓。 玛莲娜在画面里行走,这个画面美得令人发指,美得让人产生一种纯净的错觉。 我们总图试让自己相信,我们一直奋力在这个浑浊的世间打捞着那些已然沉湎的纯净碎片。 如同电影那骚动的画面里,无数次把自己意淫成守护玛莲娜的英雄的少年雷纳多一样。 然而在那些画面里,每次守护的过程,最终都以占有为结束……世界终究是流氓的。 虽然我们一直期待它的仁慈与公义。

    电影里那个猥琐的律师,一手紧握着法律的公义,一手解开自己的裤带。 如果可以选择,我想我们会选择青春期式的流氓。 因为,那时的流氓动机充满纯真的力量。

    如果这个世界使我们必须流氓,那我希望象少年雷纳多那样去流氓。 毕竟,在西西里小镇的街上粘在玛莲娜身上的那些目光,让我们感觉到了猥亵。

    如果可以,我想离猥亵远一点。

    用时间为美丽赎罪那么,另起一行,我们来谈谈纯真。 毕竟我们一直坚信,这个世界有好的一面。

    当然。

    在这个故事里,其实,少年雷纳多是纯真代言人。 玛莲娜也是。 雷纳多的纯真是人生成长过程当中的剧情需要,玛莲娜的纯真是她的不擅人情世故。

    距离产生美,美同样产生距离。 玛莲娜孤芳自赏的姿态很超凡脱俗,因为脱俗,所以她站到了世俗的对立面。

    这种姿态很卓尔不群,但同时也很孤独。

    当玛莲娜用她的卓尔不群去对抗整个世俗的侵袭,越奋勇,越孤独,越挣扎,越脆弱。

    在世俗的重围里,雷纳多们痛苦的看着玛莲娜的孤军奋战,无力地站在边缘地守护对大局毫无影响。

    玛莲娜的绝美终于倒在了燃烧着妒忌的火焰的广大妇女群众面前。 当绝美被平庸的大众用很大众的恶毒方式摧毁,这个世界冷酷得让人绝望。

    脱俗的玛莲娜终于被这个俗世放逐,她走向火车的时候,把自己曾经让世俗擅抖的躯体和被世俗创伤的灵魂裹在冷色调的画面里,孤独地隐没在熙攘的人群里,再没有人注意到她。 除了一双带着关爱与痛惜的纯真眼睛。 当战争的阴霾散去,曾经以为已经战死的玛莲娜的丈夫带着残疾回来。

    于是玛莲娜再次回到小镇,她走入小镇菜市的时候,已经完全平庸得与一个家庭妇女别无二致。

    刹那间,小镇的广大妇女群众热情的张开双臂欢迎她,仿佛根本从来没有过咬牙切齿地妒忌、没有过背后的飞短流长、没有过歇斯底里地疯狂践踏,仿佛玛莲娜原本就是她们中的一员。 而玛莲娜仿佛终于融入了人民群众的大家庭,画面在这一瞬间充满温馨的情意。 世俗对于平庸抱有极大的宽容。 于是我们抱紧和谐的信条,与这个世界和睦相处。

    我和你,心连心,同住地这个球村。

    是这个世界的宽容接纳着我们遍体鳞伤的灵魂,还是我们终究向这个世界妥协?故事用暖色调结尾,可这世界的冷酷和荒谬从温馨的画面里刺杀出来,直透心底。 而在故事的开始,一群少年在阳光下残杀一只蚂蚁,然后戏谑着以仁慈的名义、做无辜状为这个毫无抵抗能力的可怜生命祈祷。 那个面朝太阳枯萎的蚂蚁躯体,已经为这个世界的法则书写着序言。

    人民群众时刻准备着的丰富的慈善与集体主义的暴虐如影随形,在这个世界,这并不荒谬,荒谬的是例外。 于是,格杀勿论。

    结尾有美丽的传说依旧在这个世俗游荡,年华逝去,我们似乎总带着些许忧伤。

    雷纳多说:“时光飞逝,我爱过许多人,她们拥我很近,问我可否会记起她们,我说是的,我会记得你们,但唯一我不能忘怀的,是那个从没问过我的:玛莲娜……”。

    上一篇:看穿他心中的鬼:洞悉语言魔术(日)多湖辉在线阅读

    下一篇:真光中学2013年粤教版第一学期高二语文备课组工作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