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现代文学

685 敏感的地方是耳垂我的姐姐是大明星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11 15:12编辑:本站原创阅读(76)

    685 敏感的地方是耳垂我的姐姐是大明星最新章节

    驱车赶往裴南曼别墅的路上,换秦泽开车了,苏钰漂亮的名牌包包里装着一枚洗干净的木陀螺。

    能在售价六位数的包包里安静的躺着,那家伙也算是陀螺界的“成功人士”。

    “你送这玩意给曼姐,真的不会被打吗。

    ”苏钰没搞懂他到底什么意思。

    “屁,曼姐打不过我。

    ”秦泽反驳。 “重点是她要生气吧。

    ”“我也不确定,试一试那lo的攻略是不是真的根据现实来的。

    ”“什么意思?”苏钰问道。

    但秦泽拒绝和她说话,不解释。

    昨晚刚成功攻略曼姐,并且成功啪啪啪。 今儿曼姐就生日了,他感觉到了来自系统深深的恶意。 另外,关于那个游戏的性质他需要再做确定。 人类的思维惯性并不难捕捉,只要有足够的数据,宇宙我也能推演出来!这是lo逼系统说的。

    身为系统它虽然lo了点,但运算能力做为它在系统界立足的根本,想来是可以信任的。

    真如系统所言,那就厉害了,这哪是游戏,分明是妹子攻略辅助器。 朕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想想还颇为鸡动。

    另外还有一件事让他格外在意,倘若系统所言不虚,那许悦这个小丫头就太不正经了。

    我竟然只用了四十秒就把她攻略!细思极恐!这丫头内向羞怯了些,对我有轻微的个人崇拜,但怎么就小小年纪竟然想去骨科。

    我可是她表哥啊,怎么能对表哥有不应该有的憧憬呢。 我把她当妹子,她却想弟控是天经地义,兄控该下地狱。

    先确定这件事的真实性,然后想个办法把表妹掰回正轨。

    千算万算没算到,这本书心理最危险的大boss居然是悦悦。

    我和姐姐好歹知根知底呸,知道真相的。 想到表妹,他心里沉甸甸的。

    苏钰还在一旁叨叨叨,忽然拍了他胳膊一下,语气怪异:“你,你刚才当着你妈的面说“夫妻”啦。 ”秦泽压住飘飞的思绪,看她,“又怎么样?”苏钰低声道:“你不是说过你爸妈知道王子衿和你的关系么。 ”秦泽:“我没说我爸妈也知道我们的关系嘛?”苏钰:“你只说你爸很中意我。

    ”她愁眉苦脸道:“你妈会不会觉得我是不要脸的第三者啊,哎呦,她本来就更喜欢王子衿”秦泽:“没事的,我妈只会怪我也不会怎么怪,我是她儿子,再女权主义的遇上这事儿也会竖起大拇指说:儿子666。 况且我妈”他猛的瞪大眼睛。

    苏钰追问道:“你妈怎么了?”秦泽忽略了一件事,儿子越浪父母越开心,证明自己儿子很优秀,不愁娶不到媳妇。

    这个思想是没错,但是如果女儿嫁了一个这样的浪货呢?哪怕自己以后脚踏两只船,只要他能hold,老爷子和秦妈估计就睁只眼闭只眼。 人归根结底是自私的,王子衿和苏钰毕竟不是自己闺女,姐姐不一样,姐姐是他们亲闺女啊。

    将来就算爸妈同意他和姐姐在一起(虽然这不太可能),他依然脚踏两只船,哦不,三只船江湖山失传已久的混合双打说来就来。

    不,比混合双打更加可怕吧。 苏钰:“怎么了嘛,说话呀。

    ”秦泽心累道:“别说话,我想静静。 别问我静静是谁,你问江澈去。 ”裴南曼在别墅里准备晚饭,洗菜刀、砧板、锅碗瓢盆以及洗菜,亲力亲为,裴紫琪想帮忙都被她赶出去。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秦泽至今都摸不清有多少资产的女富豪,对厨房有一种固执的爱好。

    她本该家里女佣成群,享受女王般的生活。 偏偏对奶孩子这件事情有独钟。 没人知道为什么,就连裴紫琪和李东来都纳闷,他们最纳闷的不是小姨爱做饭,而是纳闷她烂泥扶不上墙的厨艺水平。

    裴紫琪这种很少进厨房的少女,偶尔炒一碗蛋炒饭,也能做到色香味俱全,但专业厨艺十几年的小姨,似乎还在原地踏步。 她对厨艺的理解仅限于辣和不辣。 兄妹俩每次吃完辣味十足的料理,心里暗暗发誓,明天开始,我要跟小姨说:我不吃,我死都不吃,我要吃外卖!但每次吃饭时,小姨问起来菜合不合口味,兄妹俩的回答高度一致:嗯,真香。 只有苏钰知道为什么,因为孤独。

    很多年前她孤身来到沪市,姐姐是她唯一的亲人。

    很多年后,姐姐去世,她的亲人只剩下一对年幼的兄妹。 如果不能奶孩子,她的人生就只剩下赚钱和发呆。 厨房,才是一个家气息做浓郁的地方,只有想着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嗷嗷待哺,她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有一个家。 初见苏钰时,她从对方嗅到了熟悉的气息。

    同类的气息。 因此她俩才是迅速成为好友。

    今天挑的食材都很适合做湘菜,冰箱里可以没有菜,但一定会有干辣椒和青椒。

    裴南曼把菜洗好,该清理的荤菜也清理干净了,但她没动手炒菜。 “紫琪,给你苏钰阿姨打个电话,怎么还不来。 ”裴南曼恼火道:“再不来就别来了。

    ”“哦”裴紫琪打了电话,迅速回复:“还要二十分钟。

    ”“哐!”勺子敲打锅盖的声音,裴南曼怒道:“十分钟必须到。 ”客厅里,裴紫琪和李东来面面相觑。 小姨的怒火毫无道理。

    裴南曼没好气的把勺子摔进去洗手池里,摸了摸平坦的小腹,她饿了。 秦泽和苏钰在七点前赶到,李东来欢喜的迎上来:“秦哥。

    ”“长高了嘛。 ”秦泽拍拍他肩膀。 年中时李东来身高170,在他肩膀偏下位置,现在脑壳已经够到秦泽嘴巴了。 “我将来一定比你厉害比你强。

    ”李东来皮了一句广告词。 “很好,”秦泽点点头:“你站着不要动,我给你买几只橘子。 ”“”李东来:“还是皮不过你啊秦哥。

    ”秦泽望向裴紫琪,小丫头正朝这边偷瞄,撞见他目光,立刻移开视线,板着小脸,以一种很无所谓的姿势靠在沙发。 “长大了不少。 ”秦泽一本正经道。 要不是他视线落在自己小胸脯上,裴紫琪差点就应声了。

    秦泽适合而止,在小丫头张牙舞爪之前收回目光,“曼姐呢?在厨房吗。

    ”话音方落,戴围裙,一身居家休闲服外加拖鞋的裴南曼从厨房那边出来,冷眼一瞥秦泽:“过来帮忙。 ”“我也来帮忙。 ”苏钰凑热闹。 “番茄和西红柿的区别你都分不清楚,一边待着去。

    ”裴南曼道,转身回厨房。

    番茄和西红柿的区别?苏钰努力想了想,想不通,拉着秦泽的胳膊:“西红柿就是番茄对吧,没有区别的对吧?”秦泽:“”好捉急的疑问句。

    “这就是你让我帮忙的原因?”秦泽目光扫过毫无油烟的厨房,以及洗的干净但连切都没切的菜,“根本就没动手嘛,找我当厨师?”裴南曼捋了捋鬓发,说:“废话不要多,紫琪和东来饿了。 ”“行吧,帮我开火热锅,我切菜。

    ”秦泽轻车熟路的从柜子里找出新的围裙系上,拿起菜刀,翻出一个漂亮的刀花。 裴南曼“啧”一声,也转身打火,开油烟机,倒油,然后亭亭玉立的站一旁看秦泽切菜。

    刀工绝对是大师级的,裴南曼很羡慕这样的刀工,因为这是顶级大厨的标配,可刀子这东西不是用来砍人的么。

    如果刀子不是用来砍人的,那它就失去了意义。 这是她爸说的。 基于这样的观念灌输,裴南曼拿刀砍人顺手,切菜就不行了。

    “啧,偷师么。 ”秦泽扭头,笑着看她。 “切菜主要是靠手熟,然后就是找些视频看看,我教你也是一样,切菜时,手臂发力要均匀,这样才能切除形状一样的菜,记得是手臂发力不是手腕发力,曼姐你拿刀杀气太重,太过追求锋利”叽叽咕咕说了半天,看裴南曼:“懂了吗。 ”裴南曼听的可认真了,闻言,立刻翻白眼:“我无聊,随便看看,谁爱听你没完没了。 ”秦泽道:“得,把菜丢锅里,帮着炒,我切完这点再来接手。 ”裴南曼依言把菜倒锅里,刺啦啦,油星子四溅。 她面无表情的翻炒,不像其他女孩那样尖叫着躲开。

    这时秦泽切好菜了,放在玻璃器皿上,走到裴南曼身后准备接手,突然被她晶莹白嫩的耳垂给吸引了。

    今天要下厨,所以裴南曼把青丝挽起,散乱的发丝中,可以清晰看见雪白修长的脖颈,以及窗户透光后显得晶莹红润的耳垂。 想起游戏里的经验,鬼使神差的,秦泽朝裴南曼的左耳垂呵出一口热气。 就这么一下,裴南曼身躯僵了,然后身躯变的娇软,再然后开始微微颤抖,脖颈、香肩、手臂一层层鸡皮疙瘩凸起来。 锅里的菜浸在油里,滋滋冒着烟,炒菜的勺子停了。 裴南曼转过来头,俏脸如罩寒霜。

    秦泽:“”好像,玩大了!。

    上一篇:梦见土耳其玉 梦见土耳其玉什么意思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