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现代文学

异能裂变者周林,小莉

发布时间:2019-05-16 13:04编辑:本站原创阅读(4)

    那些引起我们的哀伤,怨恨,嫉妒,焦虑情绪的事件,我们自己做的让我们难堪的事,这些难以和第三个人启齿的事,都告诉对方。假如对方有能力给你建议那是最好,如果不能,就在说完以后说,“我想告诉你,因为只有你让我完全放松地倾诉”。这样的信任感,是亲密感最重要的元素。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异能裂变者周林,小莉

    《异能裂变者》主角周林,小莉,是爱之理想最新完结的异能小说,周林,小莉小说讲述了场、波、弦、暗能量……一个逐渐能被人类掌握的神秘世界;降头、气功、双鱼玉佩、地球轴心……谜团不断因为古老封印要再次开启;字符、六芒星、共济会……给你解释数千年来宗教战争的真相。 怎样的超能力,具有这么强劲的魔力,让你我欲罢不能?精彩章节“我想我们可以马上就出发的。

    ”周林跟张队长补充说。 张队长听了又笑了笑,告诉他说:“我知道小林你年轻干劲足,但是我们也得让下面的人准备一下的,首先我们得让办公室安排一辆公车和司机,因为我们的车装了北斗导航的,得申请才能离开市区的,然后还得办一点手续……”“而且小林你……还没有洗澡吧?”张队长这样问,周林真有点不好意思,张队长可能是从他的身着和气味等知道了他没有洗澡,这里的刑警都是非常敏锐的人。

    于是周林先回到办公室那里,把刚才那个案件的情况又看了一遍,直到下班时间才回去洗澡和吃饭。 下午走的时候他还想多带一个案件用来沿途坐车的时候先看一看,但小阮就提出根据档案室的管理规定,没有得到许可是不能把资料带走的,于是他只有放弃。 从公安厅到那个县城的公安局,四五个小时的车程,所以到达的时候,实际上都已经是黄昏时分。

    而他们这样前来办案的,地方公安局的领导却是先派了一些中层领导来接洽他们,这里的接洽也是有规矩的,厅里面的普通刑警下来,局里就得中层领导接洽。 于是又一顿饭,在饭桌上周林却坚决不喝酒,于是小丹只有替他喝了他的那份。 真想不到原来这胖子小丹非常的能喝,把那边局的领导都干倒了两个。

    却想不到第二天早上,昨天那些酒鬼们都精神饱满地上班,并且非常配合他们的工作,他们都非常的听话,可能这是因为周林他们来自公安厅的原因。

    于是非常顺利地,周林让他们把那些案件里面与跳楼工人关系密切的工人都重新带到公安局,但审问过后都看不出他审问出什么突破性的线索。

    其实审问只是表面的,周林要找的是混在他们当中的异能者,通过这样的审问过程,他已经能感觉到其中的一个年轻人行为有点特别,如果一定是这堆人里面有异能者,就肯定是这个年轻人。

    经他了解后知道,这个人叫罗发,曾经读过一点书,跳楼工人是他的同村,曾经对他照顾有加,这个工作也是他给他找的。

    这人平时很少说话,就在那公司附近租了房子住,在那公司的高管黄经理坠楼的时候他是在现场的。

    对此周林暂时锁定了这个人,让这里的刑警先关着他,他打算到他房子那里走一趟,同时让这边局的刑警多打探一点他的资料。 为什么要到他房子呢?周林相信罗发真是一个异能者的话,肯定会在那里留下一些关于异能的东西的。 说不定还有一些与异能有关的作案工具留下,或者是他练习过异能的东西。 听说他要前往查证,小阮和小丹当然紧随不放了,这边局里的人也派了两名刑警给他们提供交通和带路,他们很快就来到了那个罗发的住处。

    原来这个罗发的家比周林想象中要特别得多,那里是一幢有点旧的大楼,大楼被分成了很多个十多平方米的小房间,这些租客就住在这样的小房间里面。

    罗发的房间里面除了一些衣物和一些照片外好像并没有别的东西,这里太简陋了,周林还真不知道竟然很多人就住在这样的地方。 房东被叫来问话,她显然很害怕,因为她怕这些警察是检查出租屋管理情况的,她不停地解释着向各部门缴纳有关费用和健全了各种手续的情况。 也因为她害怕,所以她很老实,周林也从她那里知道了,自从罗发被抓走后,这里的门就被人撬了,不知道这里被拿走了多少的东西。 在其他刑警向房东打听着罗发的有关情况时,周林就注意到了墙上一张女孩子照片下面的一句话:“亲爱的,你走了叫我怎么活下去……”周林把照片递到房东面前,房东很快就把知道的都说出来了,她说照片里面的人是罗发谈过恋爱的对象,前段时间应该是分手了,那时候罗发还曾经躲在里面几天时间。

    但这房间并没有留下一点关于罗发懂得异能的证据,周林又让那些刑警去调查罗发曾经的女友,然后他问房东知不知道罗发平时通常会去什么地方。 他继续走了几个地方,还是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于是先回局里面去了。

    在回去的路上他已经想到一个办法知道罗发到底会不会异能,就是把他从高处扔下去。 但是这样公安局的人一定反对他的,同时这罗发也有可能为了不暴露而不惜受伤。 黄昏时分,那个罗发曾经的女友被带到了,她很紧张,不住地说着她早跟罗发分手了,什么都不知道。

    紧张也没有坏事,起码这个女孩承认她曾经跟罗发一起过,所以她应该最清楚罗发的秘密。 于是周林准备了一会儿,就亲自去审问她。 拒这个女孩所说,罗发是个脾气有点怪的理想主义者,他总是充满幻想,认为自己是一个神一样的人。

    可是他总是不能守信,最后也是因为一次不守信,她终于崩溃离开了他。 这个不守信是因为他曾经答应过给她买个手链,但是他最后也做不到。 她强调她不是嫌他穷,而是他的承诺都做不到,让她没有一点安全感。

    周林没有从她那里得到罗发关于异能方面的证据,但是他可以猜测到一点,就是罗发曾经打算利用他的工资来给女友买手链,正是因为那间公司拖欠了工资,让他的这个承诺无法做到,并且失去了女朋友。 罗发对这公司的高管本来就有着极大的仇恨,还不单是照顾他的同村跳楼身亡那么简单。

    所以他是完全有杀害这四名高管的动机的,就差他到底有没有异能这一点了。 于是周林又要去审问一下那个罗发,这时候旁边的一名当地的刑警就对他说,罗发被关进来的时候,好像身上也带着一条链子。

    这可能是他后来买的,于是周林要了这条链子,再次去审问那个罗发。

    如果这天了解到的情况都是真实的,相信这个罗发对链子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周林要惹怒他,最好让他使出他的异能。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这个暂时关押犯人的牢房,其实也不比罗发那个“家”要差。

    周林跟他见了个面,马上就拿出了那条手链,罗发看见后果然反应不一样。 “这是你的东西吗?”周林盯着他的表情问,罗发也看了看他的眼神,然后点了点头。 “你能说说它是怎么来的吗?按道理你不容易买这样贵重的东西,特别是工资都被拖欠的情况下……”周林观察着罗发的表情,只见他的眼神擦过一丝悲伤。

    “……如果你解释不了这手链的来历,我们可能会对你增加一项控罪,同时你将成为谋杀的嫌疑人。

    ”周林继续说着,但罗发的表情却没有多大的变化,也就是他这样的冷静让周林相信,这个罗发是个冷酷的人,他是有杀人胆量的。 可能是之前他已经被审问得太多,对周林这样的审问都已经麻木了,但是他这样不说话,周林也惹不怒他,更不能从他那里得到更多的线索。 怎么办呢?周林想到了罗发的女友,于是开始说着他们的故事,还编了故事说其实那个女孩已经回心转意,但现在他却被关了起来,她知道后很伤心,她认为罗发是为了给她买手链所以偷了东西才被抓起来的。 “手链不是偷的,是强叔给我买的!”罗发这时候突然说了一句,他终于开口了。

    他所说的强叔就是曾经跳楼身亡的那名工人,原来他们的关系这么好,强叔为了让他留住女友,还不惜钱给他买这样的手链。

    从这点可以看出来,罗发对这公司的高官的仇恨比想象中还要大得多,但是他却总要隐藏着自己。

    原来真正查起案来并不容易,一个总是不肯开口的嫌疑人,有时候真的拿他没办法。

    上一篇:国家网信办专项整治教育类APP涉黄低俗乱象

    下一篇:河北省中级工程师职称论文发表在哪些刊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