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现代文学

新闻版权保护中“被遗忘权”的应用问题,新闻法论文

发布时间:2019-06-10 13:30编辑:本站原创阅读(33)

    新闻版权保护中“被遗忘权”的应用问题,新闻法论文

      2012年,韩国在修订后的《信息通信网络的促进利用与信息保护法》中也增加了被遗忘权的规定。

    4在这个权利的实施过程中,重点在于信息自决和这些负面消息的时效。 也就是说,我们完全有权可以自己决定一些关于自身的负面消息的去留,以避免这些过时的负面信息带来消极影响。

      对于被遗忘权,欧盟与美国有两种不同的态度。

    在有关版权的法律法规上,欧盟的法律法规一般在用户方面让渡较多,而美国则更加严格。 美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对被遗忘权的权利主体进行了更加严格的限制。 2013年10月,美国加州第568号法案橡皮擦法案正式签署,并于2015年1月1日正式生效。 5这一法案的颁布表明,在美国,未成年人也有权对自己的上网痕迹采取一些行为。    互联网时代,我国在新闻版权保护领域也在不断做出努力。

    避风港规则的出现给许多例如今日头条这样只做新闻的搬运工的公司打法律擦边球的机会。 随着网络新闻版权侵害案例不断增多,我国相关监管部门针对避风港原则修正提出了红旗原则,即明确标出作者以及不准转载的文章在被发现侵权时,不得以避风港原则进行申诉。

    这些关于网络版权的法规出台和最近几年对网络新闻侵权案件的审理等,表明相关部门对网络新闻版权的重视和广大民众版权保护意识的增强,但在具体实践中,仍需要进一步探索其适用范围和可行领域。   被遗忘权和隐私权上有一些相关之处,但也不是完全对等的关系。

    在大数据时代下,我们可以把被遗忘权看作是隐私权的延伸,权利主体完全有权利自主决定将哪一些信息公开给他人。

    而与此同时,被遗忘权与受众的知情权和言论自由三者之间产生了博弈。   美国国内对被遗忘权的态度没有欧盟国家那么强烈,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被遗忘权的适用情形与美国国家所倡导的言论自由在一定程度上是违背的。 可预见的结果是,谷歌等互联网公司为避免高额罚款必定会宽泛对待用户的删除申请,最终对言论自由产生寒蝉效应,减少意见市场。

    6这在一定程度上使得言论自由的空间被压缩,使得人们忌惮被遗忘权的后顾之忧,导致发声的人越来越少。   除了上述的矛盾以外,被遗忘权在以下几个方面也都存在着一定的矛盾。

      第一,被遗忘权将使新闻传播公信力面临挑战。

    网络新闻是网络数据的重要组成部分,当被遗忘权的使用主体范围扩大之后,网络新闻的发展必然会受到阻碍,这会使新闻公众和专业人士面对信息困境;当新闻中出现的人物主体开始有权决定新闻事实能否公之于众的时候,我们就要思考:衡量新闻价值的标准是否已经发生了改变  第二,被遗忘权将阻碍互联网行业的高速发展,影响企业经营能力,甚至成为企业发展的阻碍。

    被遗忘权在实行过程之中,需要实行删除义务的是相关网络平台,这些网络平台可能因为附加义务的出现或增多,产生负面效果。 当一个行业的准入门槛变高的时候,市场就容易出现寡头垄断的现象,使得市场的竞争不再是一个良性有序的环境,这自然不利于互联网行业相关公司的发展与运作。

      第三,被遗忘权一定程度上可能会损害公众的信息知情权。 在面对一些恶性犯罪事件时,这些关于罪犯的相关信息理应保留较长时间,即使这对改过自新的罪犯是一种名誉上的侵犯。 在受到法律判决的相关罪犯回归社会时,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罪犯在回归自己的生活后是金盆洗手、改过自新的;但是在面对一些重罪罪犯时,普通民众也应该拥有自己的知情权,从而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

      2015年,任某在某度公司的网站上搜索时发现该公司网站上有大量陶氏教育公司任某等信息及相关链接。

    任某多次请求某度公司删除与其相关的信息,但该公司并未理睬。 任某认为陶氏教育存在颇大争议社会评价较差,与其有直接的利益相关性,于是其将该公司诉至法院,主张依据被遗忘权要求某度公司作出技术处理,在搜索其名字时将陶氏教育等关键词屏蔽。

    7这是中国国内首次认定被遗忘权的案件,但是在这起案件中,法院作出了与冈萨雷斯案相反的判决。 此案中,任某在网上的相关信息并不是负面的,而是其真实的工作经历,并不能因为其主观的判断,就删除这些内容。

      一个人决定一个信息删除与否,理由大多出于其内容已经过时,或者其对自身的控告已经不再真实。

    在新闻传播领域之中,决定一篇新闻的传播范围和时间的是这篇新闻的新闻价值,新闻价值的界定又因为主体的多样性而改变。 在某些特定场合,二者就会起冲突。 冈萨雷斯案中,最后谷歌败诉,删除了相关报道。 但是只是删除了以自己名字搜索时的链接,通过其他相关关键词仍然可以搜索到这篇报道,并没有完全删除这篇新闻报道的来源。 也就是说,这篇文章还没有完全地被遗忘。 关于冈萨雷斯的新闻报道只是一个法院的通告,即使删除也不会有太大影响,但是在韩国素媛事件中的嫌疑人赵斗淳作为一个严重危害社会安全并且毫无悔改之意的犯罪嫌疑人,理应让社会民众知道他的照片和其他一些相关信息,能够在加强社会治安上起到一定作用。

    而如果让这样的犯罪嫌疑人行使被遗忘权,对社会其他民众的权利其实是一种侵犯与危害。     被遗忘权的出现代表着个人数据权内容范围的扩大。 在现如今数据时代,公民的财产权利不仅包括物质财产,也包括用户在相关数据平台上的数字遗产。 而数字遗产的出现与监管,也标志着研究的重点将转移到个人数据财产权上。   在大数据时代,面对大量的隐私泄露和信息贩卖,被遗忘权的出现以及逐步受到重视,是公民对自身相关权利的一种觉醒。

    虽然关于被遗忘权的相关概念在国内学者中还未达成一致,但已推进了大数据时代个人信息保护的进程。

        1漆彤,施小燕.大数据时代的个人信息被遗忘权评冈萨雷斯诉谷歌案[J].财经法学,2015(03):104-114.  2(7)杨菲儿.互联网下的被遗忘权[J].法制博览,2018(32):211-212.  3(4)赵双阁,孙苌蕊.大数据时代被遗忘权与新闻传播的冲突及平衡研究[J].西南政法大学学报,2018(02):94-101.  4付筱竹.大数据时代被遗忘权的研究与思考[J].青年记者,2018(25):80-81.  5郑志峰.网络社会的被遗忘权研究[J].网络信息法学研究,2018(01):218-244.。

    上一篇:不会被一切带来一片绿叶

    下一篇:梁罡:新时代传承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三重意蕴 赏析文章是什么意思